您的位置野三坡旅游网 >> 景点游乐 >> 百里峡 >> 野三坡百里峡:独根草,山荷叶

野三坡百里峡:独根草,山荷叶

初秋时节,太行山沟壑,目睹一种植物,设身感受命途,桎梏又囹圄,欲语还凝噎。

万里长空中一整天本应灿烂的阳光只是从一线天中偶尔垂直坠落继之瞬间倾斜。黝黑的悬崖壁立、霭绕、石砌,或红、或黄、或绿的斑斑点点或明、或灭,远望似有若无,近观真真切切,斑斓的点点滴滴已是薄霜轻染的草叶。山里人叫她山荷叶。山荷叶的外表都成心形,颤颤地铺陈于谷壁层层叠叠。心有千结。沉默的顽石万年不语冰凉的世界;她只好在山谷清丽的微风中倾诉一般轻轻地摇曳。不象水荷秀于善解东风的清水、容于迷醉花色的彩蝶,山荷不出污泥不知自身高洁、没有邪念无需吃斋受戒。霜雪凛冽。坦然面对不可逃遁的浩劫,一个夏天的绿意即将湮灭,寒风趔趄,冻结丹红的笑靥,如新嫁娘一般披红挂彩,不是涅槃,山荷叶只是向默默的顽石作轻轻的告别。

意浓情切。缩成一团已成褐色的荷叶由一根翠绿色的长茎高高举起,无声诘问气候的浩劫。原是一叶连着一茎,原是一茎挺起一叶,奈何轻霜叶折,奈何未雪绿竭?!只一茎、只一叶,光棍草的俗称倒也确切,一粒芽苞绽放在百花绽放的季节,真心坦荡,逐渐长大的叶子沐浴山谷微风的细语慰贴。躲藏在叶下的阴影中,还未窃见天穹,还未拜谒温热的太阳,孤独的独茎啊独享独叶企盼阳光那份孤零零欢欣鼓舞的细节。追随叶子憔悴的舞步,原本翠绿的独茎亦将摇摇欲坠,曾经擎天的腰杆已歪斜趔趄。一场飞撒白花的细雪也许就是老天最后的通牒,一团干枯的叶、一根萎缩的茎,跌落万丈嶂峦,片片碎屑,一一羽化只只飞舞的彩蝶。

一叶落也。一茎也凋也。唯留黝黑的一根栖息于冰凉的岩缝石穴。子叶应时盛开一度灿烂,深根不辞操持百年基业。沉默的顽石偶然开裂,慷慨奉献贫瘠的提携,劈缝容纳飘泊的草芥,落地仅仅生出一根,独根草醉心有阳光或没有阳光的荒野,一岁一枯一荣多是无语感谢的一页。

“独脚独手独根草,风霜雨雪挡不了”,千年谚语,唱者无情,听者哽咽。

每一株山荷叶,只一茎、只一叶,光棍草的俗称倒也确切。

baidu
互联网 野三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