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野三坡旅游网 >> 景点游乐 >> 苟各庄 >> 野三坡现象的启示

野三坡现象的启示

在举国上下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时候,在不断升温的红色旅游热潮中,不久前我带着正在上大学的儿子到革命圣地西柏坡,以及冉庄地道战遗址、狼牙山五壮士跳崖殉国处、晋州市周家庄乡等地作了学习和参观。因曾在某权威电视台上看到过相关广告,就顺便到一个名为“野三坡”的风景旅游区去看了一看。在野三坡,我们住在一家名为“清新客栈”的私人旅馆里(顺便说一下,据当地人说,这里的旅馆几乎全数都是私人开的)。这家旅馆的房子临河而建,出门就能见到清清的河水,进门还可听到潺潺的流水声,这在相对比较干旱的华北地区,确实是并不多见——初始印象,这里的自然环境是不错的。

安顿下来后,在等待吃晚饭的当儿,这家旅店的老板走过来问我们:“你们要‘小姐’么?要是要,我可以给你们联系的。”

听了这话,我感到有些诧异,就问:“怎么,你们这里还有‘小姐’?”

老板答:“怎么没有,别看我们这个地方不大,可是长年在这里的‘小姐’就有300人左右。你们刚才到我家来时不是要转一个丁字弯吗?转弯后的第二家就住着20个左右的‘小姐’哩。你从我这里出去时一般都要经过那里,你明天再经过那里时不妨注意看一看,住在二楼的有时候看不到,住在一楼的你一眼就可以看到他们的。”(顺便说一下,第二天我根据老板的提示,打从那家门前经过时,果然看到那家房屋的一楼里住了不少的年轻女子,她们或站,或坐,或躺,姿势各异。我想,无疑,这些女子就是老板所说的‘小姐’们了。)

我问:“你知道么,这些‘小姐’是从哪里来的?”

老板说:“怎么不知道,她们中百分之八十的来自东北,百分之十几来自四川,还有百分之几来自保定那边农村。来我们这里的嫖客,BJ市的最多。他们一般的都是到我们这里来找‘小姐’,但也有个别人是从BJ自带‘小姐’的。自带‘小姐’的,他们从BJ乘火车而来,住上两三天,又一起乘火车回BJ市去。”

我问:“‘小姐’们都是农村的么?有城里人没有?有你们当地人没有?”

老板答:“当然都是农村的。不但长住我们这里的是来自农村的,就是那些旅客从BJ自带来的‘小姐’,也都是来自农村的。她们都是贫苦农民家未出嫁的女孩子,有的刚成人就出来了;有的则是已经进门的媳妇。全都是因为家里实在太穷,想外出打工挣点钱贴补家用。可是,现在工作太难找了,最后因各种途径就走上了这条路。要说这些女孩子,也真怪可怜的。不是家里太穷,谁会走上这条路,干这种营生呢?”

我问:“你们这个不大的风景旅游区,居然窝藏着这么多的‘小姐’,风景区里有派出所吧,难道他们不管吗?”

老板说:“他们咱不管!他们为‘小姐’们提供保护哩。”

我问:“怎么个保护法?”

老板说:“过去他们对每个‘小姐’收500元,现在改为每人收300元。收了钱的就算是登记了。如果有人举报,他们能不管的就不管,实在需要管一下的,就来个‘捉放曹’——前脚捉进去,后脚就放了。如果哪个‘小姐’遇到麻烦,他们就出面帮助平息麻烦。总之,只要交了钱,登了记,那些女孩子们就可以放心地在这里当‘小姐’了。这就是保护。”

我问:“‘小姐’们遇到的麻烦多吗?”

老板说:“过去有一些,现在已经很少了。你知道,卖淫嫖娼这种事,是从沿海开放地区首先重新开始的。它一经重新开始,就像瘟疫一样,很快就蔓延到了全国各地。我们这个风景区是上个世纪80年代始开发的。打从景区一开放,卖淫嫖娼也几乎同时在这里开始了。开初那些年是有些麻烦,主要是当地人的举报多。当时,人们刚从长期没有卖淫嫖娼的时代过来,许多人对解放初党和政府解放妇女,取缔妓院,解救和改造妓女的事情记忆犹新,因而对这样事很敏感,心理承受能力差,发现情况就爱举报。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这些事逐渐地见得多了,也就慢慢地见怪不怪了。更为重要的是,人们对政府的态度也越来越看得清楚了:群众把这当成大事,政府却当成小事;群众很当一回事,政府却不当一回事;有时具体办事人员还流露出群众思想不解放,爱多管闲事,为他们找了麻烦的言语和情绪。时间长了,群众见政府是这样一个态度,也就懒得管这些‘闲事’了。因为管也管不了嘛,有时还落个埋怨,何必呢?所以,现在,这方面的麻烦事就少多了,在我们这儿,这种事可以说是完全敞开的。因此,实际上,派出所收这个钱,除了为他们自己增加一笔收入外,并没有做什么事——钱他们基本上是干收和作为福利干得了的。”

我问:“就你所知,来这里嫖娼的主要是一些什么人呢?”

老板说:“据我所知,主要是两部分人。一是在改革开放中经过党的政策的鼓励和允许而先富裕起来了的人;另一个是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那些贪官污吏和有权支配公款的干部。因为嫖娼这种事,无论钱多钱少,毕竟要花钱,只有这些人才有这个钱嘛。”

停顿了一小会儿,老板接着说:“前些时,有一个看来很有钱的老板,要在我这里住,开口就问我可不可以帮助联系‘小姐’。我说可以联系。他说,你跟我多联系几个来,让我挑选一下。我要好的,看不中的我不要——玩就要玩个舒服,玩个痛快嘛,你说是吧。后来我打了联系电话,共来了十多个‘小姐’。他让这些女孩子就在我这门前站成一排,让他挑选。他像马贩子挑牲口一样,把队伍从头到尾,又从尾到头地看了两遍,在有的人的脸蛋上摸摸,拉着有的人的手捏捏,在有的人的胸部揉揉,最后终于看上了一个,就把她留下了——其他的就都让她们回去了。”

我说:“这是老板们找‘小姐’的情形。那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干部呢?”

老板说:“在我的印象中,比如说吧,BJ公安处的人就来得很多,一般20多天他们就要来一次。他们在许多家旅馆都住过,前不多时他们还来过一回,就住在我们家。我跟你说吧,我们这里说是风景区,实际上景点也就那么几处,看一回也就够了。许多人,主要是BJ市的人爱到我们这里来,目的就是为了找‘小姐’。因为我们这里的‘小姐’多,除了特别的旅游旺季以外,一般来说比较好找,又比较便宜,加上刚才说过的,这种事在我们这里又完全是敞开的,所以他们愿意来。因为是专为‘小姐’而来,所以这些人来了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联系‘小姐’——哪家答应和保证为他们联系‘小姐’,他们就在那家住,否则他们抬脚就要走。还有,他们也是信奉‘好马不吃回头草’,已经玩儿过了的‘小姐’,他们不肯再玩儿,他们说‘每一回都要尝尝新’……”

老板正娓娓而谈,我打断他的话,问:“你说前不多时BJ公安处的人还来过,这我就有点儿不明白了,现在不是正在进行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吗?搞公安工作的人员绝大部分可都是共产党员啊——可能是他们单位还没有进行这个教育吧?”

老板苦笑了一下,说:“你说先进性教育,他们上次来还就是来进行先进性教育的哩。他们说,在单位进行先进性教育,总有事情的干扰。为了躲避干扰,他们就专程到这里来集中搞两天先进性教育活动。”

我说:“这到有意思,一边进行先进性教育,一边搂着‘小姐’玩,内容真的是很丰富啊。

老板说:“因为有些熟,我也曾这样跟他们开过玩笑。可他们却满不在乎地对我说,这有什么,这叫做‘教育、娱乐两不误’。他们还跟我说,你当这次的先进性教育是过去的整党?是整风?要搞什么人人过关的那一套?跟你说吧,这次的先进性教育是正面教育,重在‘教育’二字。因此,这次教育活动只提高思想觉悟,不联系实际问题。教育的过程中虽然也有‘党性分析’这个环节,但那是党员自报家门:报什么,不报什么,报多报少,都在于党员你自己,并没有别人的监督,也没有硬性的规定,更没有党内外群众的检举揭发。虽然各单位差不多都在显眼处设了举报箱,煞有介事地号召群众举报。可是,从头到尾,举报箱里边除了有一两封表扬单位领导清正廉洁的匿名信之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你想想,这是不是有点儿滑稽?这年头,人们早都已经把一切都看透了,谁还会去举报谁!再说了,许多人自己也不干净嘛。自己不干净又如何去举报别人?就拿我们单位来说吧,就找‘小姐’而言,谁没有找过?真是‘你有我有全都有’。在你们这里有,在另外的地方还有呢!你当天底下只有你们家三坡才有‘小姐’?当然,我也不把话说绝对,我们处也许还有个别傻冒儿的,确实没有沾过‘小姐’的边,但那毕竟是个别的。既然如此,你说,谁还会在自我分析的材料里写上这些内容,谁又会去监督谁?谁又会去举报、揭发谁?总而言之一句话,搞了‘小姐’半点儿事也没有,不搞却是白不搞!不趁年轻的时候搞几个,等到七老八十了,后悔也迟了。”

老板接着说:“还有一个老头儿,我们这里不少的人都知道。他已经74岁了,看来很有钱,虽然岁数那么大,但是穿着打扮很讲究,很时髦。他头发都白了,拄着个拐杖,也是20天就要来一次。他每次也是专为‘小姐’而来,找到‘小姐’,住上两天,他就走了。再过20天,他就又来了。”

我问老板:“现在全国的风景区多如牛毛。据你所知,别地的风景区情况怎么样呢?”

老板说:“一个样。就离我们这里几十里地,还有一个风景区,属BJ市管辖,那里的情形跟我们这里完全一样。据我所知,全国的风景区也都差不多。而且,越是名气大的风景区,越是高级的宾馆、酒店、旅社,卖淫嫖娼的事越是平常,越是公开,政府越是不管。估计你也知道,政府现在对这些地方采取的办法和政策,是免费给这些场所送安全套,其目的完全是为了防止性病、尤其是防止艾滋病的蔓延。你说,政府这样做,不等于宣布这种事在这些地方合法了吗?到是那些低档次的地方,如城市的贫民区,城乡结合部,插花地带,搞得太过头了时,政府有时还被迫管一管。”

说到这里,老板娘把给我们的晚饭作好了,我们与老板当夜的谈话就到此结束。第二天早餐时,因为就餐的只有我们,老板和老板娘都在场,谈话间又接触到了昨天的话题。老板说:“现在的这个搞法,虽然经济发展了,但却把社会搞成了这个样子,真的教人心里不舒服。……”

老板的话还没有说完,老板娘就把话题接过去了,冲着老板说:“对于这些事,你总是这样说,你的这个观点我历来就不同意。照你这样说,现在发展经济,难道过去就不发展经济?过去不发展经济,卫星是怎样上天的?原子弹、氢弹是怎样爆炸的?那多大工厂、大矿山是怎样建起来的?想想吧,当时的条件该有几困难!照你说,现在的发展经济,难道别人上台就不发展经济?我认为,无论谁上台,都会下大力气发展经济的。如果连这都不知道,还当什么国家领导人!但是,如果换一批人到台上当权,就不见得会把社会搞成现在这个糟糕样。”

野三坡的这个短暂的经历,特别是与那位老板及其爱人的谈话,以及相关的观察,给了我了解当前社会真实情况的一个机会。事后我常常想起这件事,联系平日之所知,从中,我也获得了一些启示。

启示之一,中国的卖淫嫖娼,与改革开放几乎同时起步,最先从沿海开放城市重新登陆,之后迅速向其他城市蔓延。经过20多年的风雨历程,而今它已经完成了由当初受打击到现在受保护的转变。大量的事实说明,现在,它已经被中国的执政当局在实际上认可了。常言说:“日久见人心。”日久同样也见政府心。回过头来年看,政府当初的打击,是屈于群众的压力,是被迫的;而今天的保护,才是政府的本意。被迫卖淫的,都是贫困农民家庭的女子;带头嫖娼的,包括了一些共产党员,一些党员老板和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一些党员贪官污吏,和一些有权支配公款的党员干部。对于中国人来说,特别是对于广大处于贫困状态下的中国农村妇女来说,这到底意味着“解放”还是意味着“沦落”?到底意味着她们的人权得到了保障,还是意味着她们的人权受到了严重的侵犯?这些问题,现在似乎很难说清楚。这也并不奇怪,因为行为的混乱是由思想的混乱造成的,在一个鱼目混珠、是非颠倒、腐败横行的社会里,许多事情常常都是说不清楚的;如果说得清楚时,就不会有或者很少有腐败现象了。

启示之二,在当今的中国,富人和穷人,官员(不是一切)和平民,就这样鲜明地、强烈地对比着,人们想回避也无法回避。一边,富人们,贪官污吏们,经常出入于风景区,高级宾馆、酒楼,高档娱乐场所之间,寻欢作乐。他们在花天酒地之余,拿穷人的女儿、媳妇当玩具,尽情地玩弄,发泄其兽欲。另一方面,广大的穷人,挣扎在贫困的深渊,在走途无路的情况下,不得不外出打工,向有钱人出卖其仅有的肉体(或者出卖肉体的劳动能力,或者出卖肉体本身),供富人们,贪官污吏们“享用”,从中换取相对于富人和贪官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收入,来维持自己和家人的生计。富人们花天酒地,寻欢作乐,不仅得到了政策的鼓励和允许,还得到了舆论的褒奖:“精英”们说,他们是能人,就应该这样。穷人们被迫出卖苦力,被迫出卖肉体,还要受到精神上的打击:“精英”们宣扬说,允许卖淫是保护了穷人的“人权”,又宣扬说“没有本事的人群就只能这样”。等等,等等。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看得更清楚,究竟什么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原来,“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两极严重分化的社会。

启示之三,目前还没有进行完毕的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表面上看一步一步地搞得很认真。虽然说教育在有些单位也许是有效果的,但是,实际上在有些党组织和党员那里却是走了过场的。中国共产党走到今天,特别是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使它自身积累下了许多极其严峻的问题。这些问题能否解决,决定着它未来的走向,决定着它的命运。换句话说,今日之中国共产党,迫切需要一次像延安整风那样认真的自我教育活动。本来,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就可以是这样一次自我教育的极好机会。但是,由于这次教育活动的过于程式化,特别是没有党内外群众的认真的监督,没有开展真正意义上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教育与党组织和党员队伍的现实问题完全脱节,成了“两张皮”。因而,它没有也不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这令许多对党仍然抱有希望的群众和希望党兴旺发达的党员感到很失望。事实说明,用这样一种背离党的三大作风的方式和办法来建设党,整顿党,是无大益于消除党内严重存在的腐败思想和腐败行为的。

启示之四,物质是小康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唯一条件,甚至于不是最为主要的条件。就野三坡的那位老板来说,从物质上讲,他们家应该已经是小康了。从县政府机关提前退出工作岗位的他,每月都能从原单位领取一份不算多但也不算少的收入;他们夫妻经营的自家客栈,固定资产在100万元以上,平常的收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还算可以吧”。可是,从言谈话语中,他却明日地表露出了他“心里真的不舒服”。交谈中了解到,除了本身原有的观念之外,他“心里真的不舒服”主要源于两个方面:一是他深深地感觉到现实社会缺乏起码的安全感,他不知道哪一天会有灾难降临到他家的头上,他尤其担心的是两个女儿的安全;二是两个正在成长中的女儿(一个上高一,一个上初一)在这样的环境下逐步长大成人,所历所见,耳濡目染,这对她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会有什么样的不良影响呢?她们将来会怎样呢?这些忧虑就像石块一样终日积压在他的心中,是他感到“心里真的不舒服”的因由所在。其实,不仅仅是那位老板,现在,这也是许多与他处于大体相同状况的人们的共同心理状态。恰巧,我在回程的火车上又碰到了一位私人小老板,就其目前的经济地位而言,与野三坡的那位老板基本相同,他们的心理状态也基本一样。坐在我对座的他也用同样深沉地话语慨叹:“现在的这个社会真的让人心里不踏实,终日总是提心吊胆的”。由此可见,没有物质的小康固然不算小康,但是光有物质的小康也不算真正的小康;只有同时在精神上,在社会环境上,在人与人的关系上,人人都有信任感和安全感了,这才是真正的小康。同时,一部分人的小康不是真正的小康,只有人人都小康了,人人都过上了好日子了,没有人凌辱人,也没有人受凌辱,才是真正的小康;一个贫富悬殊,阶级和利益严重对立的社会,是绝对没有小康可言的。

离开野三坡已经多时,但是我却经常地想起它。想起它不仅是因为它的风景,更是因为在这风景掩盖下的多种罪恶,以及造成和容许这罪恶的社会因素。这样的风景区是为富人和官吏而建的;对于广大的穷人而言,它只是意味着欺凌和痛苦。因而,这样的风景区建设得越多、越好、越美丽,对社会,对当局所标榜的言论就越是辛辣的讽刺。

2005年9月21日写成

baidu
互联网 野三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