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野三坡旅游网 >> 游记攻略 >> 晨岩:寒食野三坡游记

晨岩:寒食野三坡游记

清明时节本该怀悲痛以祭先逝,在这个流传了两千五百多年的寒食雨季,无聊的我们驶向了大山,貌似去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领略山水河畔、古树人家的隐士风情……

一大清早我们还没醒闹铃就醒了,无奈洗漱收拾出门等车,也许清明就是与众不同吧,反常的有点冷,在那个标志性的没人来的大门前,我们终于等到了那慢慢悠悠的车,真正的旅途开始了啊…车子慢慢的驶出了市区,本来以为是高速的收费路口结果还是下道,这跌跌撞撞的路途啊,可怜我傻不啦叽的坐在最后面,享受着屁股和座椅的简谐运动——接触再分离。欣赏着车窗外面的大千世界,琳琅满目,不同于心眼的感受蔓延,两个多小时后,车子驶入了涞水,看着向我们致意的绵延山峦,我们的车程也要结束了,往往天不遂人愿就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传说中的堵车原来是这么个样子啊,十来米长的桥我们走了将近两个小时,车上坐着的人逐渐地变成了车下闲聊的人。驶出了这堵车区,车算是“圆满”地到达了拒马河地带,看着窗外蜿蜒不见尽头的山路,耸然伫立的一座座山峰,颇具有点“九天玄女下凡来,魂带众生皆迷醉”的意思,更有那坐落在山间的参差不齐的小别墅,一栋栋的别有风味……车慢慢地驶进了拒马河游玩地区,屁股终于解脱了,下了车我们几个慢悠悠的逛着,释放着车内呼吸的热气。路旁两侧到处都是卖纪念品的摊贩,熙熙攘攘人群,光顾着他们的生意,远处的蹦极吸引着大部分人的目光,触目惊心的高度,上面蹦极的人心惊胆战,下面凑热闹的叫好声连连不断,也许纵身一跃也就这么回事。

闲逛了一个多钟头,转途十渡,开始我们的艇上漂流生活,一车车的人在那挤着、喊着,抢衣服的,抢船桨的,更有抢舀子的,我们还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是为何,结果教训很快降临啊…终于我们了,和老黄我俩上了那脏不拉几的漂流艇,走的时候那大叔还说“哥们,一会小心点啊”,我还不以为然,在冰凉的河水中,我们六个人划着三小破艇就出发了,其实那水真得不深,掉进去也淹不死,折腾了好一会,我们终于可以前进了。看着边上的那些情侣艇,我们很自豪啊,最起码我们是两人人使劲,本来还想捞点鱼呢,结果水里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划累了靠一边,这段还算安全吧,总归衣服还幸存着, 看着岸两边草不绿,鸟不叫的荒山,不时还有几只喜鹊头顶飞过,感觉还是不错的。划过一个个的漂流口,突然间山峰回转,变幻在眼前的是一个那么“湍急”,那么“惊险”的落差浪口,冲下去,我俩直接不管不顾地就到了下游,结果人没掉水了,水进艇里了,这会知道舀子是干啥使得了啊,无力回天了,只能这样在水了泡着了,我们好奇地在一旁看着一只只重蹈覆辙的艇,原来这是大众体验环节啊。忍耐着脚下,屁股下的潮湿感,终于上了岸,迫不及待地把鞋袜子扔在岸滩上,岸边那三三两两晒鞋的、晒衣服的,都是落难同志啊。一个个的光着脚,捡着石头,比谁水花打的多,对面的山上却赫然的写着“危险,请勿靠近”。快到傍晚的太阳就是那么的软绵绵,晒了一顿白忙和一场,一个个的拎着鞋就上车了,上车才知道,我们还是幸运的,有的人基本是在水中遨游了一下才出来的……

伴着夕阳的余晖,我们开始驱车到我们晚上住的地方,沿途经过那些纯朴民风的山村,外来的旅游人好像对他们造不成任何影响,继续着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享受着那种宁静,不过枯藤老树昏鸦好像还差点。落日的金辉撒在一滩滩的积水上,金鳞闪闪,波光粼粼,反射着山村的幽静,恬静的乡间小路不时的穿梭过与当地有些格格不入的旅游车,飞扬的尘土是他们留下的唯一足迹,寂静与喧闹也许就是这么一步之遥吧。

乡间炊烟已起,我们也到达了我们将要“下榻”的地方,人们都一拥而下,一天的颠簸不是想的那么容易,等待着导游慢慢糊糊地分好房间,终于有了一个落脚之地,大度的我们选了后院的大房间,激动地情侣们“神秘”的钻进了他们的“二人世界”。在那个狭小的空间了,我们收拾舍自己的东西,庆幸的是房间了居然还有热水淋浴,激动的我迅速地冲了进去,热乎乎的温水浴持续了才不到三分钟就变成山间冲凉了,我忍耐着,忍耐着,然后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强烈地努力地驱除着那种寒冷感。

站在屋顶,等待餐馆开饭的“钟声”,看着远处天边这头是红太阳,那头却是惨白弦月,中间神奇地交映着那一簇簇绵延山川,心中不免豪迈激情动荡。山间傍晚骤降的温度,一丝丝的寒意慢慢地侵蚀着那种激动,腹中空空如是的感觉更是按耐不住寂寞,终于开饭了啊,看着对面看似委婉的四位女士,我们也不好意开展“争夺战”,所幸“优雅”地吃也是能吃饱的,慢慢的,酒足饭饱之后,人们开始陆续的来到大街上,你一群,我一群的逛着乡间的夜生活,本来计划中的篝火晚会也临时取消了,只能我们自己瞎逛了,跟着别人在那火堆前凑合,最大的目的还是烤烤那还湿乎乎的裤子。蜿蜒的集聚小路,这头是人头攒动,那头却黑漆漆乌呀呀,似映山红般得篝火烘干着空气中的寒冷,喧闹的人群尽情的挥洒着他们的激情,街边KTV、风味烧烤、激情碰碰车……交织碰响的酒杯声随着黑夜的来临持续不断。

山间的黑夜也不是想的那么宁静,窗外不时传来轰隆隆,咯吱吱的响声,可能是太累了,或许是寒意夹杂着困意,我们早早地就进入梦了,全身蜷伏在被窝里,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尽量的保持着体内的温度,沉睡间一夜匆匆离去。清晨的温度依旧是那么的“没力动人”,卫生间里还残存着冰碴的水,让我放弃了洗漱的冲动,迅速地把备用的外套全部套在身上,抵御寒气的入侵。早餐的热粥是那么的喜人,那么的雪中送炭,我们乐此不疲的一碗接一碗的灌入腹中,那种暖流,那种能量,感觉开始在全身的血液中流淌,挥之不去的舒适感,仿佛全身上下无数的毛孔开始散发着热量,展示着久别的活力。车又启动了,开始奔赴具有“国家地质公园“美称的百里峡,沿途依旧是那种乡村景象,只不过从傍晚变换成了清晨,清新的空气夹杂着清凉的气息,仿佛城市的喧闹只是那种浮华的奢侈,没有尽头,毫无意义,只有这山村的隐逸,才是人生活的源泉。

温度逐渐的开始上升,清晨的寒意也渐行渐远,我们到达了百里峡的停车场,漫山的黄色取代着照片中葱绿满山的景象,不过这样却更似“千山鸟飞尽,万径人踪尽“的意境,到处的人群却又和这种意境相互融合,也许这就是古今感觉变幻莫测吧。这里没有巍峨的高峰,没有尺量的悬崖,更没有高耸入云,震人心魄的诗中感觉,有的只是那种让人舒适的休闲温存,进入这蜿蜒的山川内,温度的差异骤然显现出来,彼此的山连山,峰对峰很有那种峰回路转的效果。看着别人在导游的带领下懒散的走着,我们庆幸我们是自由的,穿梭在这茫茫大山中,寻找那种古来圣贤,山野村居的足迹,只不过本来的踏青变成了踏水,踏石。脚踩青石,脚下湍急的流水,激起那白哗哗的一片,笔直而上的木梯显得那么触目惊心,每个人都在那里跃跃欲试,这所谓的天下第一峡还是有那么点意思的。山间也不能说是毫无色彩,点缀群山的山松和山腰的一簇簇小白花还是别有情趣的,迫使着游人不时地记录着山间的景,攀爬、盘旋,穿梭,不停地迈着双腿,不停地向前进发。

通向山顶的栈道像长蛇一样曲曲折折地爬上了最高点,本想一鼓作气的完成这个攀爬任务,结果是那么的自不量力啊,带着满身的臭汗,我们登顶了,山顶桃花是那么的艳,地下到处的积雪,这种两不相干的奇景也就这里才存在吧,站在山顶上眺望远处,隐隐约约的看见远处山顶的白茫茫,四周的山峰集聚在一起,彼此重叠,你不让我,我不让你。

渐渐的,那会爬山时的浑身汗水在山顶的寒意中逐渐冷却,消失地无影无踪,全身开始体会“高处不胜寒“的感觉。调整好了之后,我们开始往回赶,下山的路途感觉比上山轻松了许多,沿途看着满头白发的老人扶着栏杆一步步的往上攀爬着,老骥伏枥,壮志凌霄啊。路遥而知求索难,每一步的台阶开始变得越来越艰巨,腿部的酸痛感一点一点地成长,开始时的浑身活力早不知去向,带着全身的疲惫感,我们结束这山里的生活,走出了百里峡那个看似很假的城门楼,修复后的大红门,现代迹象的青砖,仿造的祭祀台……我们就这样的回首离去了,下午两点多的太阳变得活跃了起来,车上早没了清晨的清爽气息,留下的只是那种闷热感,疲惫加无聊的人们开始一个接一个的低下了头,困意已然袭来。

车再次的动了,这是最后的一次行程了,旅途将在它停止的时候伴随而去,轰鸣的火车声,远远地被落在后面,山峦的背影还依稀的闪烁,我们也慢慢的进入了疲惫的睡眠中…睡梦中旅途,再见了!!!

baidu
互联网 野三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