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野三坡旅游网 >> 游记攻略 >> 野“味”三坡

野“味”三坡

第一次去野三坡时正值开山节,恰逢六一,门票免费,吸引了大量游客,来回路上严重堵车。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除了瞥一眼风景,更多的是“欣赏”不同肤色、不同体形、操着不同腔调的男人女人,于是头昏脑涨,浮光掠影的几点印象可以忽略不计。

今年6月末,承蒙野三坡举办河北省小小说优秀作品颁奖会,使我有机会与野三坡再次亲密接触。要概括野三坡的特点,我认为一个“野”字足以提纲挈领。野三坡野在它的原生态的自然景观,少有人为的雕饰,少有人为的附庸风雅,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览无余地如电影里的镜头缓缓呈现在你的面前。山,一派葱郁,高低起伏。巍巍的太行山从这里一路向南狂奔,峻拔的燕山从这里逶迤东去。仅有山是不够的,还有一条九曲十八弯的拒马河,用它长长的臂膀弯出一个怀抱,将野三坡揽入怀中。

野三坡的云,是这青山绿水氤氲出的,不染杂尘,对于从雾霾泛滥的重灾区“逃”出来的人,感觉野三坡的云纯洁得有些虚假,不像城里的云彩,也呈现出白颜色,但是这白给人感觉像被人当抹布用完后,随手扔了出来。野三坡的空气清新,草木的气息、泥土的气息、湿润的河水的气息,混合在一起,是醉人的故乡的气息,使人禁不住闭上眼深呼吸。

我们入住刘家河,拒马河在这里放慢了脚步,绕了一个大大的弯,才百般留恋地往前赶路。清晨,早早起来,鸡鸣一声声隐去,拒马河匍匐成宽阔的滩地,水势不大,平缓、柔情,石头铺了一地,石缝间生出草,开出花,也葳蕤,也妖娆。我的几个作家朋友,收获了满满一袋子石头,这些石头经过朋友的“点拨”,有了各自独特的寓意。不要小瞧这些石头,每一块石头都曾历经亿万年的“修行”,它们是人世沧桑最好的见证。

午饭后乘观光车游览百里峡。野三坡西南有三条深邃的峡谷,海棠峪、十悬峡、蝎子沟,形如鹿角排列,总长百余华里,故称“百里峡”,有“天下第一峡”的美誉。进入峡谷,外面的酷热一下子消失殆尽,朋友戏说,这是天然空调。即使夏季酷热的三伏天,这里也只有二十度左右的气温。当然,这庞大的空调,还附带享之不尽的天然氧吧。站在谷底,天悬一线,绝壁万仞,气势磅礴,让人心生畏惧,人成了渺小的井底之蛙。崖壁上生有野生植物,一棵棵海棠从岩石缝隙里侧着身子探出来,伸出巴掌大小的叶片,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到了仲夏时节,海棠花开,给幽深的峡谷增添了亮色,花香弥漫,别具风味。沿峡谷前行,旁边有一股细流,忽远忽近,汩汩流水衬托得峡谷更加青幽。这里更适合坐下来小憩,赤足探进清凉的泉水里,或者像古代文人那样曲水流觞,一觞一咏,美妙至极。

佛刘兄要买回程的火车票,边行边打听,沿着向上的台阶,行数十阶,一个简陋的小站静卧在半山腰。小站名为“苟各庄车站”,铁凝就是在这里体验生活,从而激发了她的创作灵感,完成了她的成名作。香雪的内心纯洁美好,洋溢着人性之美,和这青山秀水多么的贴切吻合。小站每天只有一趟车,简陋的绿皮车穿山越岭,慢慢地来,静静地去……那个天真善良的少女香雪还在站台上等着什么吗?

走下小站,夕阳下的野三坡、拒马河更加秀美,山的粗犷的线条中多了一丝阳光的柔和。白色的小楼倒映水中,水包容着碧蓝的天,仿佛所有的逝去、所有的情愫,都浸在这水里,有了韵味,有了归宿……

baidu
互联网 野三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