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三坡旅游网 >> 百里峡游记 >> 淀边芦笛:2001年走进大山-野三坡百里峡

淀边芦笛:2001年走进大山-野三坡百里峡

有山人家.野三坡高端优享酒店 更新时间:2014-02-27 热度:

2001年曾到过涞水的野三坡。那时候,百里峡周边的服务设施还不完善,峡谷也是较为原始的状态。第一次跑那趟线的导游带我们走了许多冤枉路,一路打听,算是过足了看山的瘾。

车子驶入涞水境内,山渐多起来,路也开始回环,颠簸、缠绕、疾缓,许多人开始呕吐,但平时最怕乘车的我并未眩晕,或许是被包围自己的山迷住了。原本寂寥无声的长路,冷漠对峙着的千山万壑,此时也因了我的心情而明朗起来。

车在百里峡的门口停下,故地重游,凭我的经验,两车“黄海”的人一起走是没法照相的,我便领了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先行。我们顺着山谷往上走,道路先是很平坦,路的旁边开凿了一条浅浅的石子渠,山上的泉水,汇成小溪沿着石子渠流下,清澈见底,水中的石子,渠中镶嵌的“百里峡欢迎您”的字样直视无碍。两个孩子在水中的石头上欢快地蹦来跳去,一会儿又俯下身试图抓到一条小鱼。泠泠的泉水声,伴着孩子们的笑声,淙淙的小溪倒映着孩子们的影子,惬意而舒适,我们走得很快,脚下的路渐渐变成了鹅卵石,有些硌脚,想来若干年前,这里该是沟沟坎坎,磕磕绊绊,深壑幽泉的吧!

后面的大部队赶了上来,有些人超过了我们。“妈,看,前面那朵大花。”我抬眼定睛,蓝白相间的大伞花下,有一大朵“映山红”和一小朵“白百合”。“小杰,你真洋气,打个伞”“这叫与众不同,晒着吧你”。几句的说笑,冲淡了人们的疲劳。

我们翻过了老虎嘴来到了天梯下,承载天梯的这座山,在这峡谷的尽头。标示牌上写着二千八百个台阶,我却只数了二千零四个。导游说攀山的难度很大,于是有人打退堂鼓,但终于没有一个人放弃。其实想想,不就一座山嘛!有什么呢?汪国真说过:“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那我们还等什么呢?一路无语,中途休息时照了几张相片,是面红耳赤,大汗淋漓的那种。这样不知不觉到了山顶的凉亭,心开始雀跃、欢愉,为一番汗水洒过后的收获。坐在凉亭小憩,风徐徐吹来,树影婆娑,雀跃后的心情开始平静,环视四周,视野开阔,能尽情领略蓝天的高远,大地的广袤。其实,旅游就是一种心境,只要我们不惜感受,我们的心中随时都会出现一幕幕天蓝、草碧、云白、风清的画面。

我是一个喜欢尝试和冒险的人,三年前下山时根本就没有天梯,许多的危险地段令我觉得刺激难忘,而如今,下山的平直令我不愉快。

下山走的是另一条峡谷,名曰“悬针峡”,由于人在上山时分散了开来,所以这条峡谷倒很清静,完全还了大山的静默与峡谷的安谧。怪不得陶渊明喜欢过“悠然见南山”的日子,原来可以遍尝鲜花的喧嚣,遍听清风的诉说,山也愉悦,水也愉悦,心更坦然。

儿子不甘寂寞,跑到前面呼朋引伴了,我独自拥有了这段路程,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了,心沉静自失起来。我索性坐下,正如朱自清所说“我爱热闹,也爱冷清,爱群居,又爱独处。”过惯了住校的日子,像现在一个人,一声鸟鸣,一簇山花,一股清香,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我且受用这份天籁无声的清凉好了。

分享到:

推荐浏览:野三坡 百里峡 野三坡一日游 野三坡二日游 野三坡三日游 百里峡住宿 百里峡宾馆 野三坡团建 野三坡会议室 野三坡门票 野三坡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