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三坡旅游网 >> 媒体报道 >> 曹应冰:三坡拾趣

曹应冰:三坡拾趣

有山人家.野三坡高端优享酒店 更新时间:2014-11-27 热度:

久居闹市,情致渐失。“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淡然离我已多时,心底的烦郁令自己面目可憎。拾闲两日,直奔涞水野三坡。终于,扑面而至的山野气息冲散了久积的焦灼,顿时耳聪目明,心怀畅阔起来。

三坡的水,清澈得如同孩童的眼神。进入山区,这样的水便一直依绕着山脚。尽管隔着车窗,隔着距离,但清明透彻的水流依然牵引着我的视线。此刻,哪怕心里有一丝不洁的念头,都令自己羞惭。

初夏的午后,与同伴们登上了橡皮船。瓦蓝的天、洁白的云、黛青的山、莹绿的水、橘红的我们,将三坡的拒马河顷刻涂成了一幅五彩的画。虽曰漂流,但因此处水势平缓,并无惊险刺激,更多的是悠闲与静谧。同船的小伙子见我手笨脚拙,干脆接过我手中的浆,一人划起来。我则落得清闲,一心看山赏水观风景了。

一只不知名的鸟振翅掠过头顶,向山那边飞去。我的视线也被鸟儿引至刀削般的山崖。崖壁上嵌附着绿色枝叶和星星点点的小花,虽不如平坦原野上的花草茂盛茁壮,却倔强地蔓延着。枝叶与花儿使得粗犷的山石有了生机、添了情趣。大自然的温情与坚硬在这绿意与灿烂中情归一处。我悄悄感叹,它们的生命力真是强大而坚韧!鸟儿无意捎来的一粒种子,竟在这悬崖绝壁上萌芽、抽叶、开花,铺展出慑我心魂的感动。但是,在这美妙与感动之前,绝壁上的这些植物曾经历了多少我们想象不出的日夜寒暑、风雪雨电呵!

手终于触到清澈的三坡河水。在渴望、等待了许久之后,我竟没有第一时间将手放入水中,而是静静与它对视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伸出自己的手掌。水柔滑着,丝帛一般。手在水中,清凉着肌肤,也清凉着心思。行至水浅处,手触到了鹅卵石。一个人的好恶,无时无刻不影响着自己。就像对着这一河无数的鹅卵石,总做不到抓到哪个算哪个。我捞起一颗,一眼便知是不是自己喜爱的。若不是,便将它沉回水里,或许别人会心仪它。希望了很多次,也失落了很多次。终于,在一个有小落差的水坡之后,我找到一颗浑圆的鹅卵石,红枣大小。握到手里的一瞬间,心一下溢满欢欣。这是自然之力形成的圆润,而不是经过人工打磨,我喜欢它!甚至没晾一晾鹅卵石上的水,便将它收进背包。顺水漂流,仅获这一颗,已是无憾。上天却眷顾我,船行不远,我又摸到一枚方正如小号火柴盒的鹅卵石。一方一圆,堪称绝配,真好!虽不名贵,但在我收录记忆的盒子里,它们却无价。

旁边的一条小船上,是一对恋人吧,两人轻声细语地交谈,偶尔会心一笑。本不想扰到他们,但因为水流的作用,我们的小船还是不时碰上他们船舷,女孩便粲然得体地冲我们笑笑。因我们一群人全是同事,每条船上都是热闹的欢声笑语,只有他们的,载着一船的宁静与温柔,优哉游哉着,幸福得令人羡慕。

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转眼已是黄昏。山水之间,升起皎白的月亮。大朵的云彩犹如白莲花,月亮穿行其间。黛蓝的夜幕如写意的黑白水墨画。这画便是《印象野三坡》的背景大幕。三坡的历史,在这月色里重新来过一遍。我们被带回远古,与“智人”相携,与祖冲之齐肩,与祖逖同歌,与朱棣并驾……

从历史中走回。漫步山间小道,再次仰望高悬天际的月亮,心静凉如水。或许面对如此月色,即便朴拙之人,心中也会生出些许诗情。因为自古及今,无论团聚的月,还是离别的月,都被无数次吟哦歌诵,各具风情,就算不刻意去寻,也会有几句碰到你的额头。而今晚,我就像个目不识丁、不解风情的愚钝之人,眼里的三坡山月,既无“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孤清惆怅,亦无“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诗意深情。它只是一枚月亮,在天际朴朴素素地明亮着,让三坡的山有伴,让三坡的水有影,让走在三坡山水间的人们脚下不再磕磕绊绊……

三坡,像一个深藏山间的隐士,许久以来只是安静地立于青山绿水间。如今,像我们一样,来此寻幽拾趣的人们渐多起来。但愿它不被外界的喧哗打扰,但愿它的山野之气洗净人心,让亲近过它的人们带一身清新归去。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我知道,三坡会一直以这样的固执姿态停留心间。

分享到:

推荐浏览:野三坡 百里峡 野三坡一日游 野三坡二日游 野三坡三日游 百里峡住宿 百里峡宾馆 野三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