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三坡旅游网 >> 名人 >> 野三坡的开拓者:白板干部王宝义

野三坡的开拓者:白板干部王宝义

有山人家.野三坡高端优享酒店 更新时间:2011-01-10 热度:

没有王宝义,就没有野三坡

王保义是野三坡妇孺皆知的“公众人物”,是具有传奇色彩的“白板干部”,更是野三坡人民的“功臣”。野三坡风景区从无到有、从开发到创业都是王保义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的。

他曾用脚步丈量过野三坡的每一座山、每一片水,他用汗水浇灌过野三坡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处山林。是他把昔日的穷山窝变成今日的小康村,彻底甩掉了贫困县的帽子。又是他首次提出利用山区自然景观优势,开创旅游事业的梦想,把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沙岭台变成了“野三坡度假村”,又经历了种种困境,克服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艰难险阻,继续开发创业,使野三坡成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中华环保生态示范区,直至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圆满成功。

对于野三坡的每一座山、每一片水、每一块石、每一棵草,王宝义老人都了如指掌。他把汗水和眼泪全滴洒在了野三坡,野三坡更凝聚了他一生的心血。

王宝义带领野三坡开发纪实

1986年7月11日,《北京晚报》头版发表了一篇小动静:《京都“后花园”野三坡从即日起正式接待游人》。豆腐块大小的文章改变了野三坡的命运,成百上千的北京人坐着火车涌入野三坡。

闭上眼睛,当时的涞水县旅游局局长、最早带领群众进行旅游开发的王宝义,面前仍能浮现出当时的“盛况”:数以千计的北京人挤下火车,在上庄、苟各庄这两个四等小站的站台上站得满满的。白天他们在百里峡驻足,在拒马河嬉 戏,晚上他们燃起篝火,载歌载舞。7月14日,4000人游客,15日5000人,18日最多达到了1万多人。当地老庶民震动了。这么多花花绿绿的北京人真让他们目眩缭乱,祖祖辈辈哪见过这阵势。

谈起当年,77岁的王宝 义仍旧十分激动。

1984年,涞水县委县政府决定立足当地资源开发野三坡,发展旅游事业。王宝义作为调查组的主要成员开始考察野三坡。然而,动静传出后,反应强烈。一些反对的声音不绝于耳———

在人均年收入只有150多元 的穷山沟搞什么旅游?北京人能来这石头窝吗?

搞旅游,那不是吃喝玩乐吗?怎么能为资产阶级糊口方式提供利便呢?

当时的县委书记刘俊山力主开发野三坡,却碰到了重重压力。“常委会上讨论开发旅游题目时,一多半的人沉默沉静,保定地委的一位领导拍着我的肩膀说,‘俊山呀,这闹不好是要掉脑袋的呀!’”

王宝义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招了15名工作职员,他们踏遍了野三坡的山山水水,规划出6大景区72个景点,每个景点都被赋予了神话传说、民间故事。他们还举债盖起了旅游度假村,固然只有十几间客房和大食堂,但已经初步具备了接待能力。

北京的记者,恰是王宝义他们请来的,果然,一炮打响。“任何题目都要辩证地看,脑筋一动,劣势可以变上风。”多年以后,王宝义悟出了这个理,并且交代给前来取经的张家界的旅游开发者们。

思路一开,穷山沟变成“金银窝”

“以前光想着等着鸡下了蛋换几个钱,后来满脑子都是我还能干点啥多挣钱”然而,事情并非王宝义想象的那么简朴。

大批游客来了,他们建的 度假村——— 十几间 所谓的客房,住得满满的。白天,满街的游客挤得景区人满为患,夜里,玩了一天的人们却投宿无门。

“我家来了40多人,要吃要喝要住,怎么招架呀?”———在下庄村,王宝义正和村干部开会 ,铺排接待游客的事情,一个老乡气喘吁吁,带着惊恐,向村委会告急。

“当时老庶民连旅游是啥都不清晰,把旅游说成了‘流油’。游客来了,老庶民挣不上钱,开  发旅游脱贫致富就是废话。”此时,摆在王宝义眼前的,是一个比登一篇动静更为艰巨的任务。

王宝义和村干部挨户动员开门迎客———“这是来旅游的,来的都是财神爷,我们得像当年待八路军那样待他们。”

“山外的游客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大把大把的钞票,他们也把新鲜的观念带进了贫穷落后的小山沟。而这,是今天野三坡依然能够红红火火的根本。”77岁的王宝义十分欣慰。

“先有王大吹,后有野三坡”

从某种意义上说,野三坡就是王宝义“吹”出来的。我常想:一个能人究竟对一个地方经济的发展作用影响有多大?开发野三坡的王宝义是一方经济发展的大功臣,百姓脱贫致富的领路人,他们点燃支柱产业兴起壮大的星星之火。

历史上野三坡山高水寒,人烟稀少,是个“三不管”的地方,从元朝开始,由涿州代管,一直到民国,是涿州的“飞地”。清康熙皇帝曾说这里:“穷山恶水,野夫刁民”,“野”是御封的。思路一转天地宽,劣势变优势,王把“雄、险、奇、怪、幽”作为审美对象,抓住都市人崇尚回归自然、放松心情的心理,把古朴原始、贫穷落后作为卖点,借130元钱起家,凭着百折不挠的精神,凭着对家乡的赤诚热爱,凭着不服输的创业激情,硬是把常人眼里的“天方夜谭”,化成八方游客纷至沓来的现实。

提起“王大吹”,当地男女老少,都说他为野三坡开发、群众致富立下了汗马功劳,是这里的功臣和恩人,已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这无疑是最高的奖赏,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啊!

20余载春风化雨 “杰出老人”王宝义情系野三坡

 “莫道桑榆晚,红霞尚满天”,在日前开幕的“二00六中国保定敬老健身节”上,以全国劳模、世界地质公园野三坡风景旅游区的创始人、今年七十五岁王宝义为代表的“十大杰出老人”,用他们感人的事迹和壮心不已的无限热情,书写了一部部壮美的人生画卷。

二十多年来,王宝义老人的足迹踏遍了野三坡的每一寸土地,如今,年过古稀他依然活跃在景区发展的最前线。今年九月,野三坡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地质公园”。

春风化雨润三坡 披荆斩棘创大业

野三坡从创建、发展,到今日的辉煌,走过了一条不平凡的路。过去的野三坡,山高坡陡、交通不便、土地贫瘠、生产力低下,农民吃粮靠统销,花钱靠货款,困难靠救济。

为了发展旅游业,涞水县成立了旅游资源考察小组。在一无资金、二无人员、三无经验的情况下,时任小组副组长的王宝义从县里各单位抽调了八名工作人员,从文化局借了一百三十元钱,开始了艰辛的创业历程。为了尽快掌握旅游资源第一手资料,他们每天步行三、五十华里,用半年多的时间跑遍了野三坡的山山岭岭、沟沟岔岔。

考察结束后,涞水县成立了野三坡旅游开发总公司,王宝义任总经理。山区的十五名知识青年,两间茅屋房,搭起的土锅灶,野三坡就这样迈出了艰苦发展的第一步。

在他的带领下,同志们白天烧砖、盖房、修路、建坝,晚上学习旅游知识。野三坡风景旅游区终于以其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一九八六年七月正式对游人开放,赢得了中央主管部门的关注。

离而不退跑资金 慧眼独具上项目

一九九二年,王宝义离休而不退休,为实现野三坡旅游事业的跨越式发展,他多方联系,最终争取到了文化部建设少数民族文化村的旅游项目。

一九九三年,王宝义深知旅游的大发展需要人才,需要注入新鲜的血液,为此,王宝义毅然决然地办起了旅游专业学校,招收在校学生六十多名。言传身教培养了一批“叫得响,打得赢”的旅游专业队伍,为野三坡的深足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他上北京、跑石家庄、到保定,共引进资金二百四十万元,建成了占地三公顷,建筑面积两千四百平方米,共有十七栋吊角楼的中国北方第一座具有少数民族风情特色的“苗寨”,一举成为野三坡景区的著名品牌,给野三坡的旅游带来了生机。

为进一步丰富野三坡的旅游景点,一九九八年他又把自已半生积攒下的十万元钱全部拿出来,投入“朝鲜民族村”旅游景点建设。加上乡亲们集资的八十万元,建成了占地十一亩的朝鲜民族村,与苗寨、风情苑等景点遥相呼应,形成了具有白族、傣族、佤族、纳西族等十三个民族特色的拒马河少数民族文化长廊,成为野三坡旅游景区的一大亮点。

老牛自知夕阳晚 不用扬鞭自奋蹄

野三坡旅游景区从创业、开发到壮大、兴盛,取得了很大成绩,但要跟上世界旅游形势的发展,还需要认真学习国内外的先进经验,不断提高自身素质。

此外,二00二年在该景区的著名景点“百里峡”附近建成了山庄药园。既能观赏,又可食用的中药材,不仅丰富了餐桌上的佳肴,而且美化了景区的环境,实现游客和农民的双受益。

目前,野三坡风景区共有六个大景区,七十二个景点,八十一座山峰,年创社会经注效益一亿八千万元。旅游景点周围的农户,家家是旅馆,户户开饭店,景区接待量已达一万八千张床位,当地农民收入也由来的年人均六十元猛增至现在的六千元。

相关阅读:献给野三坡开拓者王宝义老先生

84年的春天,我们认识了您,王宝义老先生。当我见到你就觉得是那么亲切、温暖。你会在近三十年中让我们的偏僻小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您抵御人们质疑的目光和漫骂,为了三坡您把半生的精力献给旅游事业。王老,我都将以生命的翠绿向您致敬。愿我们的青春的欢乐永远伴随着你,09年的隆冬到来来临之际,亲爱的王老,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王老,您辛苦的工作,培育了我们三坡,使我们的生活改变!您是未来的建筑师,一砖一瓦的辛勤工作!您是点燃的蜡烛,照亮着我们,却唯独没有照亮自己。今天,我们用真诚的祝福感谢您!王老,您辛苦了!祝您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祝王老能每天拥有阳光般的笑容、健康的身体,您是创造奇迹的劳动者,是您哺育了我们三坡人民,我们深深感谢您!

王老,如果您是天上美丽的太阳,我们就是地下可爱的小草,是您给予我们新的生命。您日夜不停的帮助我们,您辛苦了!

您是严冬的炭火,是酷暑里的浓荫伞,湍流中的踏脚石,是雾海中的航标灯——王老啊,您的脚步走边三坡的每个角落,甘为人梯,令人难忘!

您不是演员,却吸引着我们饥渴的目光;您不是歌唱家,却让三坡的清泉叮咚作响,唱出迷人的歌曲;您不是雕塑家,却塑造着一批批三坡人民的灵魂…..王老啊,我们怎能把你遗忘!

假如我能搏击蓝天,那时您给了我腾飞的翅膀;假如我是击浪的勇士,那是您给了我弄潮的力量,假如我是不灭的火炬,那是您给了我青春的光亮! 

对您的感激千言晚语也无法表达,对您的祝福百千万年也不会改变,王老,祝您万事如意! 

今年三坡又迎来又一个旅游高峰,高山不移,碧水常流,王老恩泽,在心永留!

在这特殊的隆冬里,我们想对您说:王老,您辛苦了,祝王老能以乐对人生,以笑对考验!

愿全天下的伯乐,能与太阳一样灿烂辉煌!

忘老,您就像是蜡烛,点燃自己,照亮别人,也像吐尽青丝的春蚕,为了让三坡人民的生活改变,,您煞白了头发,费尽了心血。我的文笔有限,在这里我只能因心的说,王老祝您身体健康开开心心过每分钟!

王宝义与“三姐妹电影队”

野三坡,隶属涞水县,地处保定市西北,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现在已成为全国知名旅游景点的野三坡,其诞生还和电影有关。王宝义,一位在电影放映岗位工作30多年、在旅游业工作近20年的退休老干部,在基层放映电影时,跋山涉水,双脚踏遍了涞水县的每一寸土地,并发现了野三坡,使野三坡名扬全国。记者在野三坡见到了74岁的王宝义,其神情恬淡,才思敏捷,好客乐施,极具地方俊杰风采。当地老百姓没有不认识他的,见到他都亲切称他“老局长”,但在这个光环背后,他对中国电影放映事业的贡献,熟悉的年轻人就不多了。

“三姐妹放映队”诞生

1951年,18岁的王宝义开始从事电影放映工作。那个时候电影首先是宣传思想、教育百姓,其后才是娱乐。放电影也不像现在这么简单,要先放幻灯片,表演节目等等。只有初中文凭的王宝义,在放电影的过程中学到了政治、历史、科技、文学等多方面的知识,并在1957年作为河北省电影先进工作者,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电影发行放映先进工作者代表会议,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1958年,随着人民公社化运动的开展,主管部门提出“社社都有电影队,村村都要插银幕,人人都要看电影。”的口号,可一个放映队伍无法满足涞水县20多万人的看电影需求。

为了让群众多看电影,我们拿到指标,就开始在重点公社中先发展放映队,先选定了北义安公社,本着身体健康,有一定宣传能力的选拔条件,选了两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女学生,一个是郑义珍,一个是李景贤,这两个人都曾经是我们放映队的业余服务员,帮助我们贴海报、宣传影片、维持秩序,有电影工作的经验,也有文化。但放映工作很繁重,人手太少,就又选了一名放映员叫董春荣,再加上主要给发电机发电的张步荣。这样“北义安公社电影队”成立。选拔以后在县电影队集中培训。

“北义安公社电影队”立刻在他们公社火了起来。1958年底,我带着放映队到保定地区电影公司汇报工作,上级领导说这几个姑娘很能干,也很朴实,就叫涞水县“三姐妹电影队”吧,从此,“三姐妹”的名字一炮打响,在全国也渐渐有了名气。后来,董春荣身体不好,换上了会拉二胡的陈晓春,“三姐妹”成员基本固定下来。

谁说女子不如男

为了达到宣传教育的目的,农民看电影要过三关———开会、音乐、幻灯片,可实际上群众们最迫切就是想看电影,如何吸引他们耐心看幻灯,王宝义为此动了不少脑筋。幻灯机最开始是单镜头,比较单调枯燥,王宝义就和“三姐妹”一起,利用太阳光折射的原理,把单镜头变成了双镜头、三镜头、四镜头,切光、变色就活跃很多,增强了幻灯片的可看度。同时“三姐妹电影队”的成员还说快板,演节目,调动气氛。

最考验她们的还是体力活,那个年代交通工具很不便捷,送电影到各个村,就靠王宝义和几个姑娘们骑自行车,或推排子车,放映设备笨重、烦琐,几十里的路程全靠人力完成。当时有句顺口溜是“誓死不嫁放映郎,一年四季守空房。有朝一日见了面,补了袜子补裤裆。”王宝义笑说这个形容很贴切,他带着放映队下乡常年顾不着家,女人们就更别说了,有的时候就在自行车上一边驮设备,一边带孩子,很辛苦。

“三姐妹”为了让老乡多看电影,甚至在白天也放起了电影。她们利用学校的教室,把窗户用厚布遮上,一个生产队一个生产队的放。可这种形式对农民很不方便,于是就把电影送到田间地头,利用漏斗的形式,和老照相机的原理,老乡们在白天也能看,这叫做“白昼电影”,因为电影设备笨重,消耗大,“白昼电影”没有全面推开。王宝义说,他们一天最多能放映13场,一年放映1360场。这个放映数目在何时看来都是惊人的。

只有一个观众的电影

1964年的时候,全国搞电影扫盲,每个人都要看过电影。在农村的平原还好说,山区就很难了。“三姐妹电影队”曾经专门为一个山区老太太放电影的情形,王宝义还历历在目:

我到龙门乡,乡里的干部说他们还有一个自然村,那的人没有看过电影,第二天我就去调查了,在山尖上有几户人家,小孩们一看我去了,吓跑了,他们没见过穿新衣服的人,所以害怕。村里有两三户人家,其中有一户住着个老太太,在炕上躺着,身体很虚弱,我就问老太太,看过电影没有,她说没有。很快,我就领着“三姐妹电影队”,专门为老太太放了一场电影———《杨门女将》,彩色的。老太太儿子把她背下来,把老太太高兴的,一直吧嗒嘴,还说:“真好,真好!”。这老太太看了电影之后,在涞水县,就没有没看过电影的人了。

“三姐妹”要接力

“三姐妹电影队”出名后,到全国各地交流工作,介绍经验,全国放映单位都在开展学习涞水县“三姐妹”的活动。可是“文革”的到来导致了“三姐妹”的分裂,王宝义也被迫离开电影放映事业。第二代“三姐妹”成立于“文革”时期,“文革”结束,王宝义于1978年成立第三代“三姐妹电影队”,他一个一个选拔,成员都是绘画说唱样样能的姑娘,现在第三代的队长已经是涞水县电影院院长。

1984年,王宝义开始上山搞旅游。1999年退休的时候,又萌发了成立第四代“三姐妹”的念头。恰好上级部门帮王宝义在野三坡经营了一个“朝鲜民族村”,集餐饮、住宿、休闲娱乐于一身,王宝义就把现有的力量动员起来,在这里服务的工作人员是三大员:电影放映员、导游员、服务员。可是上天似乎在考验这位一生痴迷电影的老人,前年的非典,和去年家里出的车祸,让他所有的精力都陷于被动。第四代“三姐妹电影队”也就无疾而终。

现在王宝义依然念念不忘,希望有朝一日再把“三姐妹电影队”成立起来,“现在的电影市场不景气,电影公司都没饭吃了,做电影的都改行了。政府应该根据经济的发展情况,对农村和城市的电影放映区别对待,农民们还是很愿意看电影的。现在虽然也有送电影下乡活动,可它容易断层和流于形式,我想把它接起来。”这也是王宝义最大的心愿了。

三坡人称王宝义是“财神爷”

春节期间,河北省涞水县原旅游局局长、离休老干部王宝义的平房小院里,一片欢声笑语,80岁的王宝义亲自为远来的客人递烟,家人则忙着沏茶倒水。远道而来的客人是涞水县野三坡百里峡附近的刘家河村党支部副书记刘庆福和几名村民代表,他们带着当地的土特产,专程驱车数十公里到县城,给老局长王宝义拜年来了。

20多年来,野三坡前后经历了两次创业,如今已是国家5A级生态旅游景区,年门票收入近亿元。野三坡旅游是涞水县的一个支柱产业,它给当地老百姓带来了巨大实惠。现在旅游景区的村民几乎家家都有饭店、庭院式的宾馆或各种商铺。“自我退下来之后,当地的乡亲们每年都来给我拜年。”王宝义老人笑着对记者说,“现在的三坡百姓,个个都是老板啦!”

“吃水不忘挖井人”。当地的百姓一直没有忘记当年初次开发野三坡的带头人王宝义。临别时,一位村民代表紧紧握着王宝义的手动情地说:“老局长,您就是我们的‘财神爷’!”

分享到:

推荐浏览:野三坡 百里峡 野三坡一日游 野三坡二日游 野三坡三日游 百里峡住宿 百里峡宾馆 野三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