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三坡旅游网 >> 游记攻略 >> 纯芦:意外野三坡

纯芦:意外野三坡

有山人家.野三坡高端优享酒店 更新时间:2014-08-06 热度:

接到去野三坡领奖的通知,竟然发了两天的小愁。原因有二。一是因为大女儿放了暑假,要自己在家待两天。二是自己孤身一人前往,恐途中有诸多不便。忐忐忑忑中去了野三坡,这一去,竟发生了四件意料之外的事。

首先是去的时候,远没有我想象的那样顺风顺水。去之前,打听了一下车程。因为我计划是从衡水先到保定,汇合赵新老师他们,一起奔野三坡。没有火车直达,只好打算坐大巴。据说,坐大巴到保定,要两个半到三个小时。这样的话,我就琢磨着不用着急,保证能如约到保定。但事情不是这样的。那天我听了人劝,早上八点半到了车站。问售票员,说有八点半的车。否则下趟就是九点十分。并且,她不由分说,就撕给我一张票。我说已经八点半了。她让我去看看能否检票,不行就改签。

急忙忙检票,还不错。于是,迷迷登登地就上了车。这破车,脏兮兮。人倒不多。这还不算,走走停停,一个劲儿的上人下人。闹了半天,这车不走高速,说下午才有走高速的车去保定。到后来,车里的过道上都是人。大人吼,孩子哭,热闹非常。一路颠簸,一路闹腾。总算在一点的时候,到达了保定。

见到几位朋友,又坐上了从保定去三坡镇的汽车。虽然路途不近,但有朋友们相伴,少了些寂寞。到了住处,已是晚上七点。

我本来是喜坐车之人,哪怕是牛车驴车拖拉机三码子。但那天躺在酒店的床上,就想,好累啊好累啊,如果再继续坐一个小时的车,我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第二个意外就属李永生的小说了。

也是临去前,发给我们每人一个文件,李永生的小说。我就不看。因为我听说,此人是个干部,当官的。因为我对当官的写的小说,一向没有好感。但有次和一好友聊天,他说让我至少看两篇,人家写的很好,况且去野三坡还有个李永生的作品研讨会。这样一说,我就打开了那个文件。首先是他的简历,接着是说他的恩师孙方友先生为他小说集做的序。我晕。孙老师那是我的偶像啊,一直喜欢他的小小说。虽与他在北京仅一面之缘,但对他印象颇深。此时看到他的名字,亲切感油然而生。不觉看了下去。这一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李永生,不可小觑啊!他的笔记体小说,好看,耐看。这样说吧,是我非常尊敬的那类小小说。等见了面,看到这个阳光精神,一脸随和的李永生,不免心生敬佩。

第三个意料之外,也是此行之中我最感慨万千的。

野三坡,野三坡。乍听这名字,我就没有好感。心说此地估计就是个荒山秃岭,一坡一坡又一坡。野三坡嘛!其实,坐大巴过了涞水,就看到了一座座青山,一片片绿色。峰峦叠嶂,连绵起伏。

那天下午,说是要去百里峡。因那两天太阳高照,紫外线强烈。我遂准备了遮阳伞,穿上了防晒衣。时间不长,就到了峡谷。置身其中,顿然失声:我滴那个天啊,太美了!太凉快了!但只见脚边水缓缓流动,头顶天窄窄一条;身旁峭壁拔地而起,眼睛所处福地洞天。防晒衣装进了背包,遮阳伞装进了背包,又一遮阳伞装进了背包。是兄弟楸利的。真的用不着,早知这样,别拿来好了。碍事。

野三坡的美,我就不说了。总之,野三坡是我至今所去过的最喜欢的地方。

第四个意外,要说的是缆车和不缆车。没想到我们步行了那么久那么远。

山很高,上山自然要坐缆车。但我害怕缆车,甚至谈缆车色变。哎呀,说起来话长啦。前几年在邯郸的京娘湖,也是坐缆车上山。没成想那次赶上停电,我们在高空度过了惊心动魄的十分钟。魂飞天外啊!

这次我是强颜欢笑,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登上了缆车。闭着眼睛,默默地祈祷。时间好慢啊,好慢啊,好慢啊!平静一下心跳,使劲睁开眼睛,看看离山顶还有好远好远呢。过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就,就突然胆大了起来,也许是把生死一下子置之了度外吧。看看前面,看看身旁不远处,真的好高。不由从包里掏出手机,连拍几张照片。等到了山顶,没顾得看一眼远处的风景呢,就听赵新老师说要步行下山。我想也没想,强烈要求自己和赵新老师搭伴。不是因为他老人家也姓赵,也不是因为我此时助人为乐的思想又开始泛滥。因为我实在不想再坐缆车,不想干这吓死人的差事。

和赵新老师一起,还有另外几个朋友相随,步行下山。上山容易下山难啊同志们!山,比预想的要高,路,也比预想的要远。走啊走啊,腿发抖了,脸变色了,心跳也不知道是否正常了。反正是累死累活的回来了。

四个意外,小记一下,怀念这次野三坡之行。

分享到:

推荐浏览:野三坡 百里峡 野三坡一日游 野三坡二日游 野三坡三日游 百里峡住宿 百里峡宾馆 野三坡